愛兒城LOGO
聯絡我們
關於我們 主席的話 教學中心 媒體報導 核數報告
 
媒體報導
 

患癌媽媽出書喚公眾關注自閉症

曾 患 上 子 宮 頸 癌 的 許 美 霞 , 緊 緊 擁 抱  患 有 自 閉 症 的 兒 子 瑋 瑋 , 堅 決 用 愛 跨 越 面 前 的 障 礙 , 並 將 她 的 經 歷 和 心 路 歷 程 撰 文 成 書 《 瑋 瑋 和 他 的 患 癌 媽 媽 》 , 希 望 引 起 大 眾 關 注 自 閉 症 患 者 。

一個身形略胖的女人,牽?一個個子矮小的男孩。一對平凡母子的背影,臉上亦看不出有一絲異常。誰會猜想得到,這對母子過的是多麼不平凡、多曲折艱辛的人生。曾患癌的媽媽和患自閉症的八歲兒子,相依為命,同心跨越一個又一個上天給他們開的玩笑,捱得過,不是因為家人和社會的支援,而是母子間最純真、最偉大的愛。

Elsie最近認識了這對母子許美霞和袁振瑋(瑋瑋),沒法想像得到臉上常掛笑容、說話中氣十足的許美霞,曾患上嚴重的子宮頸癌,還被醫生預言只剩下一年壽命;樣子精靈俊俏、眼睛明亮的瑋瑋亦看不出來是兼有輕度智障的自閉症患者,甚至同時患有根糾纏、先天性白內障、弱視、斜視、散光和近視,只能靠僅餘的一道縫隙看世界,更甚者這些不幸的消息,居然在四、五年內接二連三地衝擊許美霞。

「有低潮過,那時候不斷地哭,患癌還好,只是我一個人受苦,但兒子的問題,讓身邊的人都連帶受罪,其實去社會福利署簽張紙就可放棄撫養他,不過我捨不得他,我沒有選擇放棄或者自尋短見,因為我願意背負他一生一世。」許美霞在治療癌症的兩年間,失去銀行的穩定工作,散盡家財,負債纍纍,加上連串的手術和藥物治療,更令她在照顧仍是嬰兒的瑋瑋時感到吃力,逼於無奈將兒子交給日間育嬰園託管,她憶述社工問她甚麼事情最擔心,她即時的回答就是兒子,因為她覺得無人能夠取代她用心地照料他。

沒有父母願意看到孩子有缺陷,不過既然命運選擇了他們,即使許美霞不願意,她都坦然接受和積極面對,尤其是瑋瑋是她歷經流產、千辛萬苦才懷孕成功而生的孩子。現時許美霞的病情近乎康復,更賣樓還債遷入公屋,日間兼職幫補家計,瑋瑋則入讀提供特殊教育的才俊學校。她更花了兩年時間籌備,將她的經歷撰文成書《瑋瑋和他的患癌媽媽》,希望通過自己的故事,喚起社會對兼有智障的自閉症患者多一點關注。

自閉症的特徵在於其怪異的行為,例如經常情緒不穩、高聲尖叫、自殘或傷害他人等,由於自閉症無法從樣貌上識別得到,很多家長都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孩子有自閉症,一般人更無法接受他們,瑋瑋就曾被店鋪驅趕、在波波池被其他孩子丟球、被禁入體育館等,連丈夫和家人都不諒解,甚至謾罵母子二人,不過許美霞堅持讓瑋瑋入讀特殊學校,接受最適當的治療和學習,她亦自行花了半年時間,利用玩翹翹板和跑步等方法,令瑋瑋理解「開始、停、繼續、完」的概念,她甚至願意公開坦誠瑋瑋的病,讓其他人知道如何與自閉症患者溝通。

「有一次帶瑋瑋上餐廳,他拿了隔壁桌子的食物,當時有一位小姐走過來問我知不知道你的孩子有發展上的問題,我毫不猶疑地說『我知道呀!他有自閉症。』原來那位小姐是匡智會松嶺羅校長,她說我是她所見第一個直認自己的兒子有自閉症的家長,其他家長一定罵人。」許美霞勇於承認,因為她認為溝通需要兩個人,如果正常腦袋的人可以多做一點,同樣可以和自閉症患者溝通,而不是只訓練自閉症患者。

加上從才俊學校李啟光校長中得知成年自閉症前景堪虞,大多被困在宿舍或家中,失業又無法自由出入,生活如同坐牢,所以許美霞試圖靠自己的力量改變瑋瑋日後的命運,生活拮据的她自行組織團體「愛兒城」,意指遵守愛護兒子瑋瑋一生的承諾,務求能夠團結起一班自閉症患者及家長,推動一個全港認同的支援計畫,目標獲得有心人在金錢和行動上的支持,以增加社會對自閉症患者的支援、為患者提供住宿和就業等,希望大眾看到由她親自設計的標誌,就識別得到自閉症患者,而願意為他們伸出援手。

Elsie覺得許美霞是一個平凡的家長,卻心懷遠大的理念和希望,深深被她的樂觀積極所感染,尤其彰顯到一位母親對孩子的愛是多麼的偉大無私。飛凡出版現向《星島日報》家長版讀者免費贈送新書《瑋瑋和他的患癌媽媽》乙本,名額十位,有興趣的讀者可將姓名、郵寄地址、聯絡電話及電郵資料,電郵至info@chunghwabook.com.hk,成功者會獲專人聯絡,先到先得,送完即止。

若有任何家長關心的話題,歡迎報料。傳真:2798 2688。

2011/4/27